涉外企業受疫情影響如何履行合同?法院給出建議
來源:人民網-法治頻道 日期:2020-02-22 瀏覽

涉外企業受疫情影響無法正常訴訟如何處理?涉外企業因受疫情影響如何繼續履行合同?2月20日,北京市第四中級人民法院召開線上新聞發布會,對因新冠肺炎疫情可能引發的涉外法律風險進行預判研究,并公開發布《北京四中院對受疫情影響涉外企業法律風險防控的提示建議》。北京四中院民商事審判庭庭長馬軍、北京四中院審判員崔智瑜通報調研預判結果及提示建議。

調研預判三大糾紛類型

“一些國家可能因限制疫情傳播,對我國出口商品提出限制條件,同時可以預期疫情原因導致國內延遲復工,這些情況將對我國對外貿易合同的簽訂與履行造成影響,也是產生涉外法律糾紛最主要的領域。”崔智瑜表示。

四中院根據疫情所采取的防控措施的特點,結合歷年受理涉外案件類型所涉及的領域,調研認為可能產生的糾紛類型主要分為三大類,分別是直接因疫情面可能產生的涉外案件、因疫情影響而產生的涉外消費服務類案件和因疫情而產生的投融資類案件。

具體而言,直接因疫情面可能產生的涉外案件,包括境內企業作為賣方無法按期完成生產、按時進行交付而引發的涉外買賣交易類合同糾紛;因疫情采取交通管制或者限制,交通暫時受阻,運輸企業與托運方與接受方之間的涉外運輸合同糾紛;境外工程施工進度延誤而產生的涉外工程類合同糾紛;因疫情可能撤回廣告投放,演藝人員與觀眾可能無法到場引發的涉外廣告、演出、展覽合同糾紛。因疫情影響而產生的涉外消費服務類案件包括消費旅游合同等糾紛,涉外承攬合同糾紛,涉外的委托合同、行紀合同、居間合同等服務業產生糾紛以及涉外保管、倉儲合同糾紛。此外,在外國企業投資、能源資源合作、船舶建造、保險等領域也會引發糾紛。

十二條法律風險防控的提示建議

發布會上,馬軍通報了《北京四中院對受疫情影響涉外企業法律風險防控的提示建議》。馬軍表示,疫情期間,四中院正常受理和審理相關的涉外案件。若當事人有相應的技術條件和開庭的場所,可以提供網上開庭。如果當事人受到疫情影響無法到法院進行訴訟,甚至無法進行網上開庭,則給予當事人延期。

一、涉外企業受疫情影響在我國提起訴訟的管轄如何確定?

涉外企業對涉疫情影響涉外合同履行或者涉外財產權益糾紛,可以通過書面協議,綜合考察當事人住所地、登記地、主要營業地或營業地、合同簽訂地、合同履行地、標的物所在地等諸多因素,選擇與爭議有實際聯系的地點的法院管轄,但不得違反我國《民事訴訟法》關于級別管轄和專屬管轄的規定。

二、涉外企業受疫情影響無法正常訴訟如何處理?

受疫情影響無法正常參加訴訟活動的涉外企業,均可向法院申請順延期限。新冠肺炎疫情屬于當事人無須舉證證明的事實,但當事人應對涉外合同的履行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的程度舉證。對確有原因無法取證地,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請調查。當事人申請延長舉證期限的,應當在舉證期限屆滿前向人民法院提出書面申請,或通過電話、電子郵件等方式申請。對于公告送達必須開庭案件,涉外企業可以選擇網上開庭模式。

三、涉外企業適用訴訟時效中止和仲裁時效如何處理?

涉外企業可以主張根據疫情原因適用《民法總則》第194條規定的訴訟時效中止,并提供相應證據。當事人申請仲裁的,涉外企業可以依據訴訟時效終止的規定提出主張。當事人申請撤銷裁決的,應當自收到裁決書之日起6個月內提出。涉外企業因疫情原因,無法收到仲裁裁決起算時間的,應在向法院申請撤裁時予以說明。

四、涉外企業的涉疫情案件如何查明外國法律?

企業可以通過最高人民法院域外法查明平臺(http://cicc.court.gov.cn)準確查明適用法律,還可以委托中國政法大學外國法查明研究基地、華東政法大學外國法查明研究中心、西南政法大學東盟國家法律研究基地、深圳藍海港澳臺和外國法律查明基地、武漢大學外國法查明中心等機構以及法學教授、學者、律師等專業人士提供專業意見進行查明。

五、涉外企業針對疫情影響主張減免責任如何履行通知義務?

涉外企業因不能履行合同而主張減輕或免除責任時,負有法定的及時通知合同相對方的義務。在履行通知義務時,包括但不限于通報發生的疫情事實情況和理由,應全面及時向合同相對方告知疫情構成法律規定的“不可抗力”情形,以減輕可能給對方造成的損失,并提供相應證據,提出減免責任的范圍。

六、涉外企業因受疫情影響如何繼續履行合同?

對于在疫情期間或疫情結束后,不存在合同履行不能的情況,鼓勵當事人誠信履約,最大限度地維護合同關系的穩定。對于一方因受疫情影響而存在的違約行為,可通過協商變更合同使其得以履行。尤其在繼續性合同發生爭議時,避免輕易終結該合同的效力,遵循商事裁判理念與國際交易規則,充分注重利益均衡,公平合理地調整各方利益格局。

七、涉外企業因受疫情影響如何正當行使合同解除權?

涉外企業因受疫情影響而行使解除權時,應遵守法律規定或者當事人約定解除權行使的期限,期限屆滿當事人不行使的,該權利消滅。法律沒有規定或者當事人沒有約定解除權行使期限的,經對方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內不行使的,該權利消滅。涉外企業主張解除合同的,應當通知合同相對方,合同自通知到達對方時解除。行使解除權一方應當享有約定或者法定的解除權,不享有法定或約定解除權的一方,即使發出解除通知,也不發生合同解除的效果。

八、涉外企業受疫情影響如何收集履行合同證據?

企業可根據合同履行的特點和目的,及時收集并在合理期限內提供相應證據,如政府的通知實施隔離管控措施、交通管制、復工限制等證據。目前,中國貿促會可以出具不可抗力證明。企業可以通過中國貿促會商事認證中心線上認證平臺(http://www.rzccpit.com/),線上辦理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不可抗力事實性證明。

九、涉外企業在履約不能過程中怎樣慎用和正確理解“不可抗力”?

國際條約及國際慣例對“不可抗力”無統一定義與規則,各國法律關于“不可抗力”的規定不同,涉外企業要準確理解相關規定。協商解決是首選途徑,盡量避免采取過激方式直接提出“不可抗力”拒絕履行合同或者解除合同。若涉外企業能通過其他方式繼續履行合同,可能被判斷為不屬“不可抗力”,則可能承擔違約責任的索賠風險。涉外企業確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根據不可抗力的影響,可以提出部分或者全部免除責任,并可依法解除合同。涉外企業還應密切關注國內相關行業主管部門出臺文件對處理糾紛的指導意見及其中關于不可抗力的規定。

十、涉外企業因疫情影響如何適用情勢變更原則解除、變更涉外合同?

涉外企業因受不可預見的疫情,導致繼續按原合同履行會造成明顯不公平,此時涉及適用情勢變更問題。對于無法預見的、風險程度超出合理預期、風險無法防范和控制,且不屬于商業風險的重大變化,涉外企業可主張適用情勢變更原則。

在我國,當事人只能通過向法院起訴主張依據情勢變更來解除或變更合同。涉外企業應積極與合同相對方協商解決和替代方案,避免因未溝通而采取激烈的手段直接解除合同。在適用情勢變更原則情況下,合同的履行出現困境,應當鼓勵合同當事人繼續談判,通過變更不公平的合同條款,從而最大限度地維持合同的效力。

十一、涉外企業作為違約方何種條件下可以解除合同,避免繼續履行合同造成更大損失?

在不屬于“不可抗力”“情勢變更”時,如果違約方不解除合同顯失公平,對雙方均存在不利時,可根據最高人民法院2019年出臺的《全國法院民商事審判工作會議紀要》第48條規定解除合同,避免繼續履行造成的更大損失,但違約方本應當承擔的違約責任不因解除合同而減少或者免除。

十二、涉外企業因疫情影響出現經營困難可以主張調整減少違約金嗎?

涉外企業因受疫情傳導影響出現經營困難、盈利下滑甚至虧損,資金周轉不暢等情況,此時若出現違約情況,雖然不能歸因于疫情直接影響,但根據誠實信用原則和公平原則,涉外企業可以主張調整減少違約金,以減輕可能給其造成的損失。


波多最好看的无码作品-波多老师视频免费看